现在是世界杯时间

  6月5日,南京铁道职业技术学院的学生在地铁站盛装自发宣传南非世界杯。晨树摄

  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的研究生赵海涛开始为未来一个多月囤积食物了,葡萄干、豆腐干、巧克力、面包还有泡面,“届时除了看球,就是补觉,可没功夫买去。”

  德国一位物理系教授利用自己开发的三角函数公式预测出今年南非世界杯的冠军队是德国。中国武汉一所医院的眼科主任则提醒大家:在黑暗中长时间盯着电视机屏幕,容易引起眼睛干涩,导致干眼症。

  “世界杯期间,银行和储蓄机构没必要不间断工作。”巴西央行在一份声明中这样说。这个2014年世界杯举办国,为避免今年观赛期间银行内部和现金押运过程中出现安全漏洞,索性在有巴西国家队比赛的时候,暂停了银行日常营业。

  阔别世界杯24年的阿尔及利亚,也将学校的毕业考试和假期全部提前,学生们得以和家人一起聚集在电视机前,为国家队呐喊助威。

  东二区的南非,东一区的阿尔及利亚,西三区的巴西,东八区的中国……不管时差为几小时,现在,它们都调成了世界杯时间。6月5日,新浪微博“围观世界杯”发出这样一条信息:今日距南非世界杯开幕还有6天!

  世界杯在开幕前已经无处不在。它在麦当劳的畅饮杯上,在可口可乐的易拉罐上,在体育用品球衣专柜旁,在北京三里屯的酒吧里,在一款名叫《2010FIFA南非世界杯》的单机游戏里,在赞助商贴在地铁里的广告上。

  截至记者发稿时,“围观世界杯”的微博客已经网罗了8.3万多粉丝,他们将随时更新状态,上传球队图片、球星新闻。更有生活在南非的“围脖”自告奋勇,发出“南非召集令”,提供现场最新消息。

  去哪儿围观世界杯?三五好友聚在饭馆里喝啤酒看球赛,还是一个人窝在电脑前啃着凤爪看网络转播?不管是新潮的3G手机观赛、还是电影院的3D转播,酒吧是永远不会过时的选择。

  华中科技大学的大三学生江舫到北京实习前,就和同学约好去酒吧看球。“住的地方有电视,但还有室友,一来怕打扰到他们休息,二来看球要看得兴起,骂几声跳几下,搞不好楼上楼下都有意见了。而在酒吧,和哥们喝喝啤酒,一起看,一起狂侃,气氛够,心情也放松。”

  湖南商学院学生李智也早早就在长沙的酒吧预定了座位,“其实可以在网上看直播,但感觉不够,不能享受和朋友一起侃球的感觉。这样的比赛,不能错过,以后工作了,就没有激情和时间了。”

  商家也不会放过这样的好时机。位于北京西单的某服装品牌已经把“足球时间,请勿正装”8个字印在最显眼的地方。有的球迷打算一次性买齐所有球队的队服,“因为没有英格兰的球服,还有一批球迷表示不满呢。”西单商场卡帕专柜的服务员说。

  位于北京东四十条地铁口的大连海鲜酒楼搭起了红色联排帐篷,“喝啤酒、品美食、看世界杯”;工人体育场附近的皇冠自酿啤酒坊内的大展板上,世界杯整个赛程被显眼地标记出来。三里屯酒吧街里,“男孩女孩”酒吧正在为世界杯忙碌。6台高清电视蓄势待发,超大屏的液晶电视将被安在室外,确保随便哪个位置都能看到转播。“到时候路过的行人也能看,就更热闹了。”世界杯期间营业时间自然也将后延,“以前最多一般营业到两点,世界杯期间,肯定是会无限期延长了。”酒吧老板这样说。

  世界杯还带动了家电销售。苏宁电器进入了“视界杯”时期,据苏宁电器的服务员介绍,购买大尺寸电视的销量相比上个月高出了很多,“除了球迷来订购外,还有一些酒吧来订购投影仪,都是为世界杯准备的。”家住北京北五环的陈女士在世界杯开赛前两个星期去苏宁电器订购了一台松下等离子50寸彩电,她家本来还有一台东芝42寸液晶电视,不为别的,就冲着未来一个月的赛事“互不干扰”。

  “世界杯期间,房子是你的、床是你的、孩子是你的、家务是你的,一切一切都是你的,只有一台电视、一张沙发是我的,不要跟我说你想看韩剧、想看快男,因为现在只有一个节目叫足球。”随着世界杯的临近,《世界杯家规》近日开始在网上流传。

  球迷们有熬夜攻略,相应的,球迷家属们有了“行为指南”。其实早在4年前2006年德国世界杯,为了男人和女人争夺话语权和遥控器的问题,一位名叫史蒂文的男性球迷就提出了“12条军规”,诸如“世界杯期间,电视完全属于我。任何时间!毫无例外!”“冰箱里常备两组6罐装的啤酒,还有随手拿了就能吃的食物”……此文一出,被翻译成各国文字风行全球,也直接影响了后来的各个版本。

  在这些“守则”和“指南”中,女性无一例外被描绘成只知道看帅哥的“足球文盲”:“今年英格兰队并没有贝克汉姆”“千万不要在球赛举行时问男朋友越位是什么意思,请自行Google”“男朋友问你喜欢哪一队时,千万不要答曼联、皇马——因为他们不是国家队”。

  这些又被称作“足球寡妇”的女性似乎要面对4年来最大的冷落:男人为了足球,守在电视机前或干脆跑到赛场,不再做家务,不再陪妻子逛街,不再与家人说话,甚至废寝忘食,对妻子视若罔闻。世界杯似乎成了她们4年一度的集体爱情阵痛。

  男人的世界杯并不一定就是女人的“世界悲”。世界杯让男人兴奋,同样也可以是女人的狂欢节。

  华中科技大学人文学院大三女生余琪就是一个为世界杯疯狂的女孩,她小学一年级就开始和爸爸一起看球。“开始是迷上了C罗,然后陆续迷切尔西球队,到现在是完全爱这项比赛。虽然我不大懂球,不能像男生那么专业,但我确实喜欢这项运动。”2006年德国世界杯,余琪正读高中,白天上课,晚上看球,每天几乎只睡一两个小时,就这样考试居然也过了。那一年,她还为齐达内失掉大力神杯痛哭了一场。“今年的比赛晚上七点多就开始第一场,在学校的话,断网前可以看两场,周末的比赛可以回家看。”她已经早早做好打算。

  在余琪看来,尽管球迷的确以男生居多,但也不能忽略女性群体,她身边就有一群一起看球侃球的女生。另外一位女球迷、湖南商学院学生王盾则说:“他们看球,我们看人,各有各的看球方式,各有各的观赏角度,何乐不为。”

  4年一次的世界杯成了一些人青春的另一种参照坐标。出版人张立宪曾在《闪开,让我歌唱80年代》一书中这样叙说那个年代的记忆碎片:“1994年美国世界杯时,我参加工作没几年,周围一堆男光棍。世界杯到了,大家就商量,要一起看球……每人上缴三十块钱,凑成一个世界杯基金会,购置了电炉、方便面、饼干、辣酱、腐乳、咸菜和扑克牌,还有一些麦乳精啥的,简直就是的幸福生活了。”

  2002年世界杯,史雯还是个高一学生。自习课上,班里男生耳朵里塞着耳机,听着收音机、挤在窗口看楼下施工棚宿舍里的电视机。声画同步成了个问题,阿根廷对英国那一场,欧文进球后全班欢呼,过了一会儿,才听见楼道里其他班也爆出欢呼声。那一年,韩国进了4强,喜欢贝克汉姆的史雯气得把报纸揉成一团。“都得有点对世界杯的记忆吧,管它是为了哪个球队还是哪个销魂男人。”她说。

  在回忆稍纵即逝的日子里,世界杯似乎成了怀旧的辅助工具。“2006年世界杯时他们高三毕业还是一群孩子,今年世界杯他们大学毕业。”“春晖aa”在“世界杯吧”里发了这样一条帖子。“4年一度的世界杯见证了球星的崛起和离去,也见证了我们的成长,说说你的吧”。

  4年前在世界杯的余声中走进大学,4年后在世界杯的火热中告别学生身份。清华大学新闻系大四学生曹晓阳就是这样一位球迷。2006年高考结束后,世界杯开始,但曹晓阳那时忙着填志愿,没有看完全程,那届世界杯在他的印象中“平淡无奇”。现在,刚交完毕业论文的他很开心,“我会凌晨起来看球,还会关注一下比赛后面转会、八卦之类的消息”。不过,他还要面对一周后的论文答辩和尚未确定的求职offer。至于最希望哪个球队胜出,他脱口而出:“阿根廷,因为马拉多纳和梅西。”

  逢双数年份入学的,有一半概率在奥运会和世界杯中毕业。2010南非世界杯主题曲《旗帜飘扬》对于这些毕业生来说,也许是一曲提前奏响的骊歌。“狂欢了,嗓子哑了,脸红了,肚子胀了,接下来就是落泪离别了,接下来就是婚姻生活事业了,柴米油盐,房子妻子车子,他们将背上生活的压力、工作的压力,再也没有那么尽兴看球的机会了。”网友“龙亦涅磐”这样说。

  距离世界杯开赛10天前,媒体工作者单崇山把“开心网”状态改成了“征人来我家看球,茶水夜宵管够,啤酒自理。”不过直到现在也还没有人响应。4年前的德国世界杯,正念大二的他和同学在西藏实习,决赛是在青年旅馆下面的餐吧看的,凌晨4点离开时已经伸手不见五指。他已经忘了那年的决赛是“法国跟谁来着”,但却清晰地说出,回来的路上,他们看到了流星。

  谁捧得大力神杯,这样的辉煌时刻,在个人记忆中也许只是个背景。“世界杯来了,还一起去看球好吗?”在博客上,一位球迷不知道对着哪些朋友隔空这样说。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青在线或中国青年报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青在线或中国青年报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按双方协议注明作品来源。违反上述声明者,中青在线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青在线)”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 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和看法,与本网站立场无关,文责作者自负。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