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国大梦世界杯丨北马其顿:从欧洲鱼腩到巨人杀手

写在前面:2022年年底的世界杯将是最后一届32队体制的世界杯,到了2026年北美三国世界杯,席位将达到48个,这也意味着会有更多从未出现在世界杯上过的新鲜面孔出现。这个系列会聚焦一些从未打进过世界杯但梦想着打进扩军后的世界杯的国家队,虽是足球小国,但或许有一天,他们就能够实现自己的世界杯梦想。

2014年6月18日的沈阳,正值世界杯期间的中国国家队不甘寂寞,与同样无缘世界杯的马其顿国家队进行了一场国际友谊赛,在那场比赛中,于汉超和高迪先后进球为中国国家队轻取对手。那时的我们可能对于马其顿这个国家没什么印象,或许在这场比赛后留下了更加刻板的印象:这是一支不折不扣的鱼腩球队,在列强林立的欧洲足坛,这支球队注定只是任人宰割的“砧板鱼肉”。

多年过去了,马其顿已经变成了北马其顿,这是因为希腊方面的抗议而改变国名,这也能看出这个国家复杂的历史。身处“巴尔干火药桶”,北马其顿也曾是南斯拉夫的其中一个加盟国,经历了分分合合,在1991年11月20日终于成为了独立国家。北马其顿的周边是塞尔维亚、保加利亚、阿尔巴尼亚、希腊,这四个国家都与北马其顿有着极深的恩怨情仇,塞尔维亚、保加利亚和希腊都曾经侵占过马其顿的领土,这也是为何希腊要求北马其顿改名的原因,换言之希腊人认为“正统的马其顿”在希腊,北马其顿不能够继承马其顿的历史。

而阿尔巴尼亚与北马其顿的渊源则要从科索沃战争说起,因为这场战争,大量阿尔巴尼亚族难民涌入北马其顿,这造成了北马其顿国内的种族分离倾向,并进一步造成了种族性的战争。迄今为止,北马其顿人口超过200万,其中马其顿族超过6成,而阿尔巴尼亚族也超过了25%,另外还有少数土耳其族人、罗姆族人和塞尔维亚族人。

历史课先告一段落,让我们看看北马其顿的足球。其实北马其顿也曾参加过世界杯,只不过是以南斯拉夫的身份,如今足球领域的塞尔维亚、克罗地亚、波黑、黑山、斯洛文尼亚、科索沃和北马其顿都曾属于南斯拉夫。昔日的南斯拉夫也曾是欧洲的超级强队,他们既拥有超强的身体素质,又拥有过硬的技术,这也是我们在今日对于前南斯拉夫地区球员最直观的印象。

现在的北马其顿足协虽然曾属那支南斯拉夫国家队,但相比于塞尔维亚或克罗地亚的球星们撑起南斯拉夫国家队的牌面,北马其顿真是可有可无的存在。到目前为止,前南斯拉夫地区的足球队只有黑山、科索沃和北马其顿没有单独参加过世界杯,黑山曾与塞尔维亚作为“塞黑”参加了2006年世界杯,科索沃则正式加入FIFA不到6年,如此看来,北马其顿在前南地区的足球地位实在有些太低了。

北马其顿的国内联赛也是“小透明”般的存在,相对职业化的联赛一共两级,分别是北马其顿甲级联赛和北马其顿乙级联赛。甲级联赛一共12队,三循环后决出冠军,乙级联赛20支队分东西部进行,东西部球队不会跨区比赛,同样三循环后东西部各自的冠军能够升级取代甲级联赛末尾两队。除了联赛外还有北马其顿杯和北马其顿超级杯。

北马其顿球队在欧战确实没什么竞争力,目前排在欧洲55个足协的第48名,去年首次出现的欧协联,即欧洲第三级别杯赛,会给这些名不见经传的北马其顿球队更多表现自己的机会。在这里需要特别介绍的一家俱乐部是2010年成立的潘德夫学院,这是北马其顿球星潘德夫创立的俱乐部,在2017年拿到北马其顿乙级联赛冠军升级,2019年夺得北马其顿杯冠军,上个赛季遗憾屈居联赛亚军。这支球队值得关注的原因正是潘德夫,他是北马其顿人的超级偶像,他的成就我们会稍后再提,但首先毫无疑问的是,潘德夫非常明白联赛是国家足球之本的道理。

就如我们对北马其顿联赛的印象一样,我们对北马其顿国家队的印象也离不开“鱼腩”,特别是2014年在沈阳面对中国只取得一平一负,在那个周期的世界杯预选赛中,北马其顿只取得了2胜1平7负小组垫底的战绩,哪怕是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预选赛,北马其顿3胜2平5负排名小组倒数第二,积分只比十战全败的列支敦士登多,不过倒数第二轮北马其顿在都灵1-1逼平意大利,这是北马其顿国家队第一次带给我们惊喜。

不知不觉间,北马其顿足球开始崛起,虽然战绩依然平庸,但他们总能在关键比赛中爆发出强劲的能量。虽然在欧洲杯预选赛中表现糟糕,但欧国联的诞生让弱旅也有了“一炮而红”的机会,欧国联每个级别每个小组第一都可以获得附加赛机会,而北马其顿便是最不起眼的D级D组的小组第一。两轮附加赛,北马其顿先后击败科索沃和格鲁吉亚,他们第一次挺进欧洲杯,成为本届欧洲杯世界排名最低的球队。值得一提的是,客场1-0击败格鲁吉亚的唯一进球正是老将潘德夫的进球。

潘德夫的球队很快在另一个战场创造奇迹,北马其顿客场挑战德国,这是现实版大卫战胜歌利亚的故事。又是潘德夫的进球让北马其顿先拔头筹,虽然京多安点射扳平比分,埃尔马斯在84分钟的绝杀球让北马其顿创造了历史,这堪称是北马其顿世预赛历史上最伟大的胜利,当然,他们很快就将迎来更伟大的胜利。

在这场比赛中为北马其顿进球的潘德夫和埃尔马斯都效力过或正效力于那不勒斯,1983年生的潘德夫职业生涯效力过国际米兰、拉齐奥、那不勒斯等俱乐部,是意甲湖了,同时毫无疑问他是北马其顿历史上最伟大的球员,遗憾的是他没能赶上北马其顿最好的年代,不过幸运的是他用一届欧洲杯告别自己的职业生涯。而1999年生的埃尔马斯无疑赶上了最好的年代,在完成国家队首秀的4年后就得到了参加欧洲杯的机会,不论是在那不勒斯俱乐部还是在杜伊斯堡击败德意志战车的比赛,北马其顿足球的旗帜似乎在不知不觉间完成了传承。

接下来便是独属于北马其顿人的“罗马尼亚-荷兰之夏”,他们是欧洲杯24强中最弱的球队,但他们用三场比赛足以赢得中立球迷们的喜爱,无论面对的是奥地利、乌克兰还是荷兰,北马其顿毫不保守,用积极的心态面对比赛,或许他们就是来享受的。在布加勒斯特国家体育场,北马其顿面对奥地利的比赛第27分钟,历史性的时刻诞生了,潘德夫抓住了奥地利的后场失误打进一球,这是北马其顿国际大赛历史上的第一球,是潘德夫国家队大赛第一球,也是他的国家队生涯最后一球。

只不过实力的差距是巨大的,在连续输给了奥地利、乌克兰和荷兰后,北马其顿不出意外地出局了,但他们为全世界球迷留下了对于北马其顿足球一个崭新的印象,他们不再是鱼腩,他们不会为了苟且偷生放弃美丽足球,他们很享受,也希望再次有机会感受,世界大赛的温度。

在2022年世界杯预选赛中,北马其顿与德国、罗马尼亚、亚美尼亚、冰岛和列支敦士登分在一组,他们是第四档球队,却在10轮比赛后,以5胜3平2负积18分成为了小组第二,这让他们打进了附加赛,他们距离世界杯从来没有那么接近。附加赛抽签结果出炉时,没人关心北马其顿,人们都在关注意大利与葡萄牙将会上演的生死大战,仿佛北马其顿是一个轮空签。

一边是欧洲杯冠军意大利,一边是欧洲杯小组赛三连败的北马其顿,射门比32-4,危险进攻次数103-12,角球比16-0,而比分是,意大利0-1北马其顿。这是蓝衣军团的末日,却是北马其顿足球历史上最伟大的胜利,全场全面被动的他们用耐心的周旋终于抓住了那几乎全场只有一次的机会,甚至你很难将特拉伊科夫斯基的那脚远射定义为一次机会,而在俱乐部板凳坐穿的特拉伊科夫斯基也用这粒进球宣泄了自己长久以来的不顺。这就是北马其顿,他们的球员可能在各自俱乐部无足轻重,但在国家队,便众心成城,众口铄金。

虽然在附加赛决赛中不敌葡萄牙倒在了距离世界杯最近的地方,但如果是2026年北美三国的世界杯预选赛赛制,只需要踢一轮附加赛就能确定出线,以本届预选赛的表现,北马其顿在欧洲区16席的模式下是能够出线的。不过没有如果,一切又将从头来过,欧洲区预选赛将55队分入10组,每组小组第一直接晋级世界杯,10个小组第二与欧国联成绩最好的两个小组第一捉对进行附加赛决出剩余6席。目前北马其顿处于D级小组第二,因此通过欧国联获得名额可能性不大。如果参考世界排名按照蛇形分组选出最平均的小组抽签的话,北马其顿将与德国、威尔士、北爱尔兰、立陶宛和摩尔多瓦分在一组,北马其顿依然是第四档球队,因此在与第二档和第三档球队的直接交手中抢够积分非常重要,如果晋级附加赛,除了期盼好签运外,北马其顿的关键战役超常发挥的特长能否再度发挥也非常重要。

总有人说,自从开始看足球,知道了许多从没听说过的国家,而曾经的北马其顿可能就是看过几年球也很难有多少听闻的国家,但是如今的北马其顿,特别是对于德国球迷和意大利球迷来说,是绝对不会忘记的。不过北马其顿人也一定会认清现实,短时间的“打鸡血”可能会让他们取得令人意外的好成绩,想要长久又稳定的进步需要的是健全的体制和丰富的人才储备,从这方面看,北马其顿依然是欧洲的弱队。就如潘德夫建立的潘德夫学院一样,人才的培养需要10年甚至更长的时间,足球从不只是靠11个人就足够了的运动,也不是想要成功就可以立刻成功的运动,教养一个孩子需要整个村落的力量,这种力量不只是对足球的热爱,而是经济和环境,这是北马其顿这个并不富裕的国家需要提升的地方。

刚刚从北马其顿旅游回来,经济是真的差,物价也是真的低。大街上跑的是宇通客车产的双层红色大巴,仿佛瞬间到了伦敦。斯科普里火车站外立面可以瞬间让你回到上世纪八十年代。除了亚历山大大帝的历史之外,足球仿佛是唯一的慰藉了。毕竟这个国家能被希腊逼得改名换姓

这个地方本来就是希腊的,只不过斯拉夫人侵占了这里。占了地盘还要连名字都拿走?可以说其他国家侵占,但说希腊人侵占这个用词相当不妥。建议了解一下历史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